0%

【轉】娘子被高衙內霸佔後,林沖答記者問

     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,不但武藝高強,事業有成,而且家有美妻,貌若天仙,令世人羨慕不已。當時的未婚男子,都夢想著將來能娶一個林娘子那樣的美女為妻。已婚的男人,都抱怨自己沒有林沖的福分。
     但林娘子就是因為太美麗動人,所以招來了禍端。

     高俅之子高衙內,活脫脫一個無恥的官二代流氓,在廟會上看見林娘子後,魂不守舍,垂涎九尺,發誓要把她據為己有。仗著老子的顯赫身份,高衙內膽大妄為,趁林衝上班不在家時,跑到林府裡,用暴力強行佔有了林娘子。而且玩過之後,高衙內乾脆把林娘子捆綁起來扛回家,放在自己的臥室裡,想怎麼玩就怎麼玩。無奈林娘子弱女一個,怎能抵抗高衙內這樣的暴徒,只能痛苦的以淚洗面,忍受這奇恥大辱。她盼望自己的相公林沖,趕快來搭救自己,並懲罰高衙內這個無法無天的畜生。
     可一連很多天過去了,身為八十萬禁軍教頭的林沖並沒有前來搭救身遭侮辱的娘子,讓林娘子傷心欲絕,失望至極。
     一日,高衙內在林娘子身上發洩完獸慾後,和一幫浪蕩官二代去賭場廝混了,只留下淚流滿面的林娘子一人在臥室裡。她想逃走是不可能的,所有的門窗都緊鎖,門外還有一大群凶狠的家丁手持刀槍棍棒把守著。林娘子哭干了眼淚,可相公就是不來搭救她。她想,憑相公的絕世武藝和那桿天下無敵的林家槍,別說一個高衙內,就是橫掃千軍萬馬都可以,怎麼現在自己的老婆被人霸佔了,卻不敢挺身而出救我出去呢?我可是他的恩愛老婆啊!
     痛心且疑惑的林娘子無意間用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機,電視上正在現場直播一個記者招待會,她仔細一看,自己的相公林沖,就在電視鏡頭裡對著記者侃侃而談,一問一答,而且背景布上的大字標題是: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關於娘子問題的記者招待會。記者招待會由林沖的同事陸謙主持,場面宏大,中外媒體的記者蜂擁而來,長槍短炮的攝像機都對著台上的林教頭。
     林娘子立即睜大眼睛盯著電視機屏幕,她想,我的好相公啊,你可要為你老婆討一個公道啊!趕快來救我吧!你要揭露高衙內的滔天罪行,要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!但是很快,林娘子就欲哭無淚了。
     路透社的記者問:「請問林先生,你的老婆被人強佔了,你對此有何評論?」
     林沖面色平靜地說:「自從娘子事件發生以來,我一直在密切關注事態進展。眾所周知,林娘子自古以來就是我的老婆,我對林娘子有著無可爭辯的主權。希望高衙內認清形勢,本著林高雙方世代友好的大局,盡快無條件釋放我的老婆,讓她回到我的身邊。」
     新浪網記者問:「高衙內昨天公開表示,林娘子是他的女人,他有很多證據表明林娘子屬於他,所以他不認為高林在這一問題上有爭議,對於你提出的談判要求,他堅決拒絕。你對此有何看法?」
     林沖還是溫文爾雅地回答:「林高雙方都是在亞洲有影響的人,希望高方多做一些有利於亞洲局勢穩定的事。對於林娘子的主權歸屬問題,高方的證據是站不住腳的,林方一貫主張用和平談判的方式解決問題。本著相互諒解和平相處的原則,我敦促高方盡快回到談判桌上,妥善地解決林高雙方的分歧。對於娘子的歸屬問題,林方一向主張「擱置爭議、共同開發」,就是他睡一夜,我睡一夜。」
     《人民日報》記者問:「如果高衙內一直拒絕談判呢?如果他一直拒不歸還林娘子呢?請問林教頭會動用武力奪回自己的女人嗎?」
     林沖停頓了一下說:「大家知道,林沖是一個愛好和平的人,我們不主張在國際關係問題上動輒訴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,林沖雖然現在是八十萬禁軍教頭,武功高強,但我永遠不稱霸,還要繼續韜光養晦。對於你提出的問題,我只能說,保留採取進一步措施的權利。」
     《英國之聲》記者問:「高衙內明明強佔了你的女人,你怎麼不立即行動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?你想過你的老婆此時此刻是什麼滋味嗎?」
     林沖仍然平靜地說:「林沖從10年前就確立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基本路線,目前,林家的經濟正在快速健康的發展,GDP增速達10%以上,居世界之首,林家人安居樂業,我們在一心一意謀發展,全心全意促和諧,爭取早日建成一個小康之家。處理國際關係中的女人歸屬問題,我們仍然主張用對話取代對抗,因為和則兩利,斗則兩傷。」
     俄羅斯塔斯社記者問:「我真搞不懂你們林家男人,自己的老婆都被人霸佔了,還坐在那裡TMD一套一套的,玩嘴上把戲。你看看我們俄羅斯男人,誰敢動我們俄羅斯男人的老婆?格魯吉亞男人稍微有點不軌企圖,我們二話不說就狠揍他們一頓,管他們背後有誰撐腰!你看,格魯吉亞男人現在消停了吧!美國男人也經常居心不良,可我們用實際行動告訴他們,你敢胡來就和你決一死戰!我們俄羅斯的男人比你林沖爺們多了!」
     林沖有點臉紅,一時語塞。但此時坐在林沖身邊一個叫吳賤民的人,對著麥克風眼斜著說:「中國和俄羅斯的國情不同,林沖走的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男人道路。我在外國當大使多年,深知尊重他人的重要性,林沖現在是個禁軍教頭如果就敢隨便動武,那人家會想,你將來升職做了將軍會不會有更大的野心啊?所以林教頭現在不能向外展示實力,只能夾著尾巴做人,哪怕做烏龜也可以,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!」
     日本《京都時報》記者問:「記得林教頭在和林娘子結婚前談過一個女朋友,你們感情很好,可後來一幫地痞流氓調戲騷擾她時,你不但不出手打退他們,居然還和人家談什麼擱置爭議、共同開發,可把你女朋友氣壞了。那幫地痞流氓見你軟弱迂腐,更加肆無忌憚,越來越過分,後來乾脆把你女朋友輪姦了。你得知後,發出了最強烈的抗議和譴責,非要人家賠償一些錢。那幫地痞流氓就象徵性的給了你100塊錢,你拿到錢後繼續謀發展促和諧了。你女朋友因為此事很後悔當初跟了你,她一氣之下跟了那個地痞老大做了他的情婦,現在過著悲慘的三陪女生活。請問你對此有何感想?」
     林沖眼一瞪說:「無可奉告!」
     法國《世界論壇報》記者問:「最近有一個姓越的男人仗著有美國男人撐腰,對你的親生女兒動手動腳,企圖不軌,有幾次還大膽摸了她的敏感部位,你為何視而不見且默不作聲?而且還要跑到那個男人的家裡和美國男人談判。」
     林沖眼一閉說:「無可奉告!」
     網易一個女記者問:「你堂堂八十萬禁軍教頭,怎麼如此窩囊啊?你那一身蓋世武功和林家槍法,是幹什麼用的?」
     林沖手一揮說:「吳賤民先生幫我說過了,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!」
     騰訊記者問:「聽聞林教頭閒暇時也玩偷菜遊戲,真的嗎?」
     林沖喜笑顏開:「哦!是有此事。我們要傾聽網上民意嘛!須知網絡現在是集中民意的地方。」
     香港《明報》記者問:「我每天上網,現在網民紛紛要求你立即拿槍去救林娘子,別再整那些沒用的了,你為何視而不見呢?」
     林沖又臉紅語塞。此時那個吳賤民再次出來解圍:「群眾需要領導幹部正確的引導,有些群眾因為不明真相,很容易被人誤導。我們有必要進一步向群眾宣傳林家的和平外交方針,讓所有的熱血群眾理性對待關於女人歸屬的國際糾紛。」
     《中國國防報》記者問:「說了半天,林娘子問題到底要怎麼解決?就這樣拖下去嗎?」
     林衝起身對大家說:「由於時間原因,今天的記者招待會到此結束,我還要參加一個會議。賤民先生,咱們走!」
     中外的記者們一個個歎氣,一個個無奈,想起那美麗賢惠的林娘子還在被高衙內霸佔,他們都義憤填膺。其中,所有的中國記者都哭著離開。
     此時的林娘子站在電視機旁,神情絕望,隨即嚎啕大哭。當晚,她在高衙內的臥室裡懸樑自盡,離開了這個紛紛擾擾的世界。
     本人轉自貓撲大雜燴。有關轉載文章規則請關注本站隱私條款